谁知道,就在他以为俗世没有威胁的时候,却忽然收到了来自秦平发来的急讯。

当然急讯也不是刚才发的,而是秦平在看到封天玄和嬴耀华的时候,意识到了危机,偷偷传讯的。

他的任务就是保护秦平,可是现在,居然看到有人冲着秦平动手。

一旦得手了,他回去如何跟家主交代?

他的面子还往哪放?

所以第一时间便打算开口阻止。

只是他的怒吼似乎并没有对古飞有什么影响。

只见古飞看到未看一眼,拳头上的力道却是在猛然间加大。

拳头毫无阻碍的直接破开了秦平的防御。

“嘭!”

“噗!”

秦平被这一拳直接轰飞了数米远,气息也在一瞬间萎靡了下去。

春风少女微笑成景很迷人

“好胆!”

秦家长老看到这一幕,眼睛都红了。

秦平这一脉就秦平和秦安两个少爷。

如今秦安陨落,秦平如果再有什么事情的话,那他回去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跟家主交代了。

本来他还想震慑一下对方,等到救下秦平之后再教训对方。

但是对方居然当着他的面,把秦平打成重伤。

这让他脸往哪放?

他可是堂堂的通神境的强者。

就是在修法界,那也是举重若轻的存在。

没有想到到了俗世,竟然被人如此无视?

“小杂碎,你好大的胆子。”

“你没有听见我叫吗?”

秦家长老一脸怒气的瞪着古飞。

“听见了,跟我有关系吗?”

古飞冷笑道。

“你”

秦家长老怒视着古飞随即沉声道:“你就是那个古修罗?”

“是又怎么样?”

古飞挑眉道。

“果然是好胆,先是秦安,现在又是秦平,如今居然连老夫都不放在眼里,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秦家长老被古飞的挑衅气的直接出手了。

一出手便是最强的绝招。

只见那位秦家长老脚下一踩,顿时周身竟然有无边的金光升腾而起。

紧接着金光化作了一条

巨龙,张开血盆大口,朝着古飞就扑咬了过去。

所有人面露骇然,就连封天玄都闪过一丝凝重。

这等手段,他也能做到,但是绝对做不到如此栩栩如生。

能做到这点,无疑说明了一点,那就是这位秦家长老所修的功法比他要高级。

不愧是秦家,果然是财大气粗。

随便一个分支的长老都比他这个三级宗门的长老修炼的功法要强。

古飞则是被气笑了。

这种手段,在别人看来或许高明,但是在他看来,就是小儿科。

论功法,他曾经就是随手赐给下人的都比这高级。

所以面对这一招,古飞神色毫无波澜,甚至都没有去正视。

“小杂碎,我这招龙腾九天莫说是你,就是觉醒境的人都不敢正面抵挡。”秦家长老冷笑一声。

这招龙腾九天,在秦家都是排的上名的术法。

何况这龙腾九天更是被他修至大成,就是在修法界,面对普通的觉醒境高手,不小心的情况下,也能让对方重伤。

何况只是区区一个俗世的毛头小子?

“垃圾!”

“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龙腾九天。”

面对秦家长老的冷笑,古飞直接摇了摇头。

同样脚下一踩,顿时一条真正的巨龙出现。

与此同时,一声龙吟之声响彻九霄。

余音更是久久不绝,震耳欲聋。

这就有点尴尬了。

一个虚拟出来的巨龙对上一条真正的巨龙。

那还怎么玩?

秦家长老也愣住了,看着忽然出现的巨龙,一脸的茫然之色。

“怎么……”

秦家长老惊叫之声还没说完,就看到他术法被直接破解了。

术法幻化出来的巨龙在遇上古飞的巨龙的同时,便直接消散了。

要是换做以前,古飞直接一巴掌呼过去了事。

但是看到巨龙的时候,古飞忽然想到他在秘境曾经得到的龙族本源。

炼化之后,也有一些龙族秘法。

虽然曾经有所修炼,但也一直没有机会用上。

如今既然有这个机会,古飞自然要试试这龙族的秘法。

眼前的情景还是让古飞比较满意的。

他通过秘法幻化出来的巨龙已经足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没有到一定的实力,还真的看不出来那巨龙是假的。

在化解了秦家长老的攻击之后,古飞幻化出来的巨龙再次咆哮一声,随后化作一道流光,冲进古飞体内,然后消失不见。

秦家长老一脸茫然的看着这一幕,想要再次开口的时候,却发现古飞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啪!”

没有任何征兆,甩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把秦家长老拍翻在地。

“谁是小杂碎?”古飞冷冷的盯着秦家长老,寒声道。

“你找”

“啪!”

秦家长老的死字还没有说出来,古飞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

“说,谁是小杂碎?”

古飞脸色森寒的继续问道。

“小畜生,我要杀了你。”秦家长老怒吼道。

他可是秦家人,如今居然被人当众打脸,这让他如何受得了?

“冥顽不灵!”

古飞冷笑一声,倒是没有再打他,而是转身朝着不远处的秦平走了过去。

秦家长老脸色一变,沉声道:“你要干什么?”

他不怕古飞打他,因为他知道,他秦家长老的身份,古飞不敢杀了他。

因为一旦到了长老级别,最起码也是通神境的高手。

而通神境的所有的秦家人都会被主脉登记在册,一旦出现什么损伤,或者被杀,主脉那边都不会坐视不理。

但是秦平不一样,秦平只是秦家分支的一个少爷,一旦被杀了,除了秦家分支的家主,也就是秦平的父亲之外,秦家主脉是不会因为一个分支的少爷出头的。

所以现在他怕了。

他怕古飞脑子一抽,把秦平给杀了,那样的话他回去没有办法跟家主交代。

古飞眉毛一扬,忽然诡异的转头笑道:“看来你很紧张啊?”

“他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

按理说,一个长老的身份地位可比一个分支的少爷要高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