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诗虽然停止流眼泪,但情绪受不住,依然吸着鼻子抖动着肩膀。

而听到童见这话,原本止住的眼泪又刷的流下来,她直接把头埋进膝盖里。

童见无奈的淡笑,她将纸巾放到童诗面前,然后,转身走向白初晓。

身后,传来童诗有些咽哽的声音,“好,一言为定!”

童见的脚步停顿,她没有回头,嘴角勾出浅浅的弧度,约莫两三秒后,重新迈步。

白初晓看着她们的互动,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以前每次见面,姐姐都会特别宠她,总会把好的东西给她,只要她说喜欢,姐姐就一定想办法弄到。

听奶奶说她有个亲姐姐,那时年纪小,又没见过,所以没放在心上。

直到七岁那年,她第一次见到姐姐。

那年她还没有进训练营,因为发育慢,个子比同龄人矮,难免会受欺负,差点掉进游泳池,是姐姐救了她,但自己掉进去了。

大冬天游泳池的水温很低,姐姐体质不好,因此生病发烧连续一个星期。

那时她才知道,原来真的有个姐姐,奶奶没有骗她。

柔弱无骨光滑美背气质美女清晨朦胧室内写真

到现在都清清楚楚记得,当时姐姐醒过来后,苍白着小脸,露出笑容,“第一次见面,我叫白初落,你的姐姐。”

后来,她进了训练营,她们见面的时间很少,几乎两年一次。

而她开始发育,个子越来越高。

每次见面,姐姐都会说,我家晓晓又长高了。

上次分开后,一直期待下次再见。

却迎来一个噩梦……

童见看白初晓站在不动,似乎在走神,便出声,“怎么了?”

童见的声音,将白初晓的思绪拉回来,眼眶有些发热,她快速收拾好情绪,露出一抹笑容,“没事。”

之后,白初晓和童见离开童家。

她们边走边聊。

“你签约的天空是吧?”童见问。

“是啊。”白初晓回。

资料上写了,童见以前就读于a大,这个国家的第一舞蹈学院,范围不仅限于阳城,很牛逼。

现在童见腿受伤,a大回不去了。

“你也想签天空?”白初晓问。

童见摇头,“天空我进不去的,实力不够,所以我打算去林氏试试。”

阳城娱乐圈行业里,有名的三家娱乐公司,只有林氏的门槛比较低。

白初晓想跟她一个公司,但童见说得很对,天空的门槛太高。

这时,白初晓接到来自天空集团的电话。

听完那边说的安排,白初晓念了一句,“他们的一周?”

白初晓知道这个节目,之前无聊的时候,在电视上看到过,挺有意思的一档节目。

“没错,你是海选赛第一名,这个名额自然给你,公司和你一起参加的前辈是宋思静。”部门总监说。

很会搞事情啊。

去宋思静演唱会当嘉宾的时间都还没到,又来一档节目,看来是逮着她俩炒作了。

部门总监又说:“第一季节目你应该看过,里面涉及到一些舞蹈方面,你会跳舞吗?我们商量过,前提有关舞蹈方面的,让宋思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