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不停的从陈浩然的体内喷涌出来,好像没有止境一般。

此时,他就像是一台在实验室内不停发射的火焰喷射器一样,破坏了整个房间的温控系统,并不大的房间中,温度迅速升了起来。

不过一分钟的时间,房间内已经超过了四十度。

科尔森也不由的喊道,“利欧,让他停下来。”

被完浸泡在火焰河流中的利欧听到了,原本就冰冷的眼神一凝。

周围的四座金属实验台部腾空飞起,数百斤的重量的试验台,被利欧变成了几块巨大的金属块。

‘咔咔’两声金属碰撞。

金属块像是一个牢笼一般,将陈浩然完给扣住在其中,只露出了一个脑袋出来。

“啊!!”

原本从双手之中涌出来的火焰,被束缚在了金属块中,向身上流转了过去。

剧烈的烧伤疼痛的让陈浩然惨叫了一声,疼昏厥了过去。

原本依旧开始融化金属表层的火焰,自然也是消散了下去。

初夏海边的清新记忆

明亮橙黄的火焰熄灭,好像整个房间都暗了几分一般。

这时,科尔森几人才走了过来。

“陈的能力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强大了?”科尔森对关特工问道。

而关,依旧有些心有余悸,如果先前的那道火焰冲击撞实了,自己就死定了。

“我不知道,在原先的测试报告中,火焰不过两个拳头大小,比这小的多,应该还是那个试剂的缘故吧!”

哪怕是梅,也是松了口气,应付这种能力者,对于他们这些特工来说,还是要冒很大风险的。

利欧走到了面前,双手一张,巨大的金属块从中分开来。

而站立在其中的陈浩然,离开了金属的支撑,直接向地上倒去。

利欧一把将他托住。

而此时,汹涌的火焰已经将他浑身的衣物都给烧毁,还有不少衣物灰烬黏在破损的身体皮肤之上。

他的整个上半身部都被汹涌的烈火撩了一遍,水泡,伤口,焦黑的皮肤,看着惨不忍睹,烧伤的十分严重。

最严重的就是双手以及双臂,绝对算的上是重度烧伤。

“他不是可以抵抗火焰的吗?还是说他只是不怕手上的疼痛?”利欧的心中有些疑惑,不会自己的记忆出错了吧。

“不,只是高温火焰将手部的表层细胞部烧毁,在如此剧烈的高温下,双手会呈现短暂的麻痹状态,或者说,失去了触觉,但是过不了多久,迎来的只会更加疼痛。”

梅冷静的声音从一旁传了出来,翻看了一下陈浩然的手臂说道。

“利欧,你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吗?”

科尔森看着周围空无一人的实验室说道。

“我觉得陈浩然有些问题,虽然我上一次就看出来了他对神盾局不满,但是还不至于到杀人的地步。”

利欧看着昏迷过去的陈浩然说道,双眼泛出金光。

“有人帮他取了外号,很简单又实用的心理手段,特别是用在被压抑的陈身上。”

科尔森看着躺在地上的陈浩然,心中有着一丝丝观念开始在缓缓改变。

“我知道了,陈浩然现在严重贫血,他的血液被抽走许多,如果陈浩然不是有异能的话,身体素质还不错的话,估计已经死了。”

说着,利欧抬头向周围看去,很快,就发现了正在向电梯走去的那两个女人。

其中科研女手中的那个箱子中,就装着两大罐新鲜的血液。

利欧隔着十几面墙壁,近百米的距离,伸手一抓。

那个被拎在手中的箱子,猛然在地上砸去,无法抵抗的巨力让科研女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一旁的蕾娜将她扶起,“你怎么了?”

“箱子有问题,突然变的好重。”

等两人再去提箱子时,却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将箱子提起来了。

“利欧,怎么了?”,梅问道。

“两个女性,在电梯口,手中提着陈浩然的鲜血,准备离开,其中一人穿着花裙子有可能是那个联系迈尔斯的人。”

“我去。”

梅立刻站了起来,向利欧指的方向跑去。

而利欧的注意力还在陈浩然的身上,这可是他想要研发长寿试剂的关键人物。

关特工将另外三名已经被击昏的护卫绑起来后,又凑了过来。

“利欧长官,他还活着吗?”

“应该还活着吧。”利欧的手臂放在陈浩然的肩头,淡淡的金光不动声色渡了进去,开始稳住他的内脏衰竭。

“关,我们要将陈浩然带走,他已经不适合继续留在香港。”科尔森说道。

“理解理解,好,赶紧将他带走吧。”关特工也是急忙点头,松了口气。

利欧看着科尔森,也默默的点了一下头。

双手不由的放在了陈浩然的太阳穴两边,淡淡的金光渗了进去,利欧的眉头微微一皱。

“科尔森,他的脑子有些问题,有几处神经太活跃了,活跃的有些不正常,就像是被催眠了一般。”

利欧刚刚说完,突然想到一点,转头看去。

只见梅将那个科研女给拷住了,但是那个穿着花裙子的女人已经不见了。

短短的几分钟时间,蕾娜就跑了出去,钻进了人群之中。

‘算了,问题不大。’

利欧将陈浩然给提溜了起来。

“梅抓到了一人,那个花裙子不见了,不过应该不重要,我先将陈浩然带回空客上。”

他这次来就是为了陈浩然这个人,既然已经到手了,利欧也不想跟着科尔森继续走剩下的神盾局流程。

说着,直接带着陈浩然飞回到了不远处的空客上。

而科尔森这边,继续与关特工一起,处理着这栋大楼中的事情。

利欧回来,却见几人部都在大厅中,聚在电脑上操控着什么。

“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吗?”利欧单手提着陈浩然走了进来。

菲兹,西蒙斯扭头说道,“刚刚大楼里面好像被信号被封锁了,我们怕科尔你杀人了?”

研究生物科学,同时还兼顾随行医生的西蒙斯赶紧走了过来。

看着浑身都是烧焦痕迹的陈浩然,赶紧检查一番,“菲兹,药箱拿来,人还没死。”

“好的,马上。”

菲兹应了一声,赶紧向后跑去。

“科尔森他们没事,底下有人触动了大楼的警报按钮,警报切断了主机的连接,不过已经没事了。”

利欧将浑身严重烧伤的陈浩然给放在了大厅的地面上。

一旁的迈尔斯看到了这一幕,看着惨兮兮昏迷不醒的陈浩然,浑身颤抖了一下,“他干了什么?这么做是不人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