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条觉得很无奈,明明自己才伤势刚好,为了那些莫名的集体荣誉感,拒绝了小萌老师给自己请假的建议。

但是眼前这一幕是要闹哪样,上条当麻环顾着四周的同学们,他们一个个看起来比伤愈刚刚好的自己还要邋遢,一个个都蔫头巴脑的,看上去跟中暑了差不多。

“喂,大家这是怎么了,我应该没有迟到吧,为什么大家都露出了决战之后的疲态?”

上条当麻推了推跟自己还算关系比较好的班长大人,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昨天晚上因为太过激动一夜未睡,早上的时候班又争论了几个小时要用什么战术取胜,结果战术没有决定好不说,仅存的一点体力也被大家用掉了。”

蓝发耳环,上条当麻这个一点儿都不靠谱的班长毫无愧疚之心的说道,毕竟这次活动当麻班里是交给蓝发耳环这个班长来负责的嘛,所以甩锅甩给他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怎么这样,大家就这样的态度上场……怎么可能会胜利嘛?”

上条当麻看着大家一副‘你别理我,我想静静’的模样,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眼下的场面可不是上条能够处理的掉的,上条只能把目光转向了跟自己一样还在站着的和风少女。

“姬神,你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反正学生的竞技又没有什么专业的教练,出现什么问题也是再所难免的吧!”

姬神秋沙摸了摸自己拿白皙的脸颊,一头及腰的黑色长发柔顺的被在身后,如果没有记错,现在的姬神,应该是暂住在小萌老师家里的。

“喵,其实也不能怪大家啊阿上!”

扎两羊角辫天真无邪少女一脸纯真小清新写真

土御门元春脸上带着的淡色太阳镜同样反射着光,他翘着二郎腿坐在长凳上,说着貌似挺有道理的言辞。

“这可是连续十五位校长的致词表演,再加上如同波涛海浪般滚滚而来的道贺电报五十连发,哇,现在这样的天气里……我倒是真要夸奖一下你的耐性真好呢,这都忍得住……”

“连体力旺盛的土御门也是这幅德行,那我还是回去照顾茵蒂克丝算了。”

上条当麻仿佛受到了致命打击一般,垂头丧气的准备返回了,毕竟将茵蒂克丝放在那种地方,也确实不太好。

“给我回来啊上条!”

高分贝的女声就像是磁石一般吸引住了上条即将远去的脚步,来自记忆深处的食肉动物之威胁控制住了上条的思想,迫使他不得不乖乖转身。

“上条,这就快要开始第一场比赛了,难道你要做一个可耻的逃脱者?”

跟其他同学一样穿着短衣短裤的女孩带着一种恨铁不成钢的面色看着在她心目中‘临阵脱逃’的上条当麻,不过与普通的学生们不同,她的身上海穿着一件薄薄的连帽外套,外套上写着‘大霸星祭营运委员高等部’的字样,应该是属于运营部门的成员。

话说,这个能算作是裁判亲自下场比赛吗?

她是上条当麻的同班同学,虽然有着不输于其他人的漂亮容貌和丰满身材,但是仍然被男生们起了一个‘铁壁之女’的绰号。

“不关我的事啊,大家都没有干劲。”

“上条,是不是因为你又无精打采的,所以才会传染给大家,我最讨厌拿不幸当做借口故意躲避责任的家伙了。”

吹寄制理大步上前,两手叉腰对着一脸懵逼的上条当麻说道。

“你这家伙,给我老老实实负起责任来啊!”

……

或许是为了要给两个孩子一些多接触的机会,方宏和变得沉默的御坂美琴两人在第七学区的街道上闲逛着。

这姑且算作是两人第一次正式的约会吧!

“喂,方宏,刚才你跟我妈妈说过长大后要娶……娶我的事,是真心话吗?”

女孩子的心理要比男孩要成熟的多,虽然很害羞,但是御坂美琴依然鼓起勇气,在这句话说完以后抬起了头,直视着方宏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他真正的心思一般。

“嗯,我方宏虽然不能保证一辈子都说真话,但是,我能保证永远都对你讲真话。”

方宏神色郑重,他仿佛立誓一般,右手握拳,拳心按向了自己的心口,用一种郑重的语气说道。

“这颗心此刻,未来,乃至永远,它都属于你,如有背叛,我……”

还不等方宏把誓言立下,少女柔软的小手便堵住了他的嘴唇。踮起脚尖,她的身体就像是在抱着一颗树一样抱住了方宏。

“好了,不用说了,人家相信你。”

御坂美琴并不知道方宏立下誓言是什么意思,但是她要求的,已经足够了。

对于方宏许下将来要亲自上门提亲娶自己回家的话,美琴其实心里是非常高兴的,只不过她内心比较保守,还有些孩子气,对于方宏很多时候都会摆出孩子气的冷淡傲娇态度,当然也正是如此,方宏从美琴对自己的态度中感觉到了她内心蕴藏的情感,所以也就借着美琴妈妈的话,将这个话题摆到了明面上。

方宏知道,虽然美琴表面上是一个活泼很爱唠叨的开朗少女,因为在平日里生活中争强好胜,绝不服输的缘故所以留给了大家公主大人的印象,但是作为一个女孩子,其实美琴对很多东西也有小小的期望,她希望能有一个男孩子能打心眼里将她看做是女孩,去关心爱护,这大概是每个女生都有的一点小小心愿吧!

但是,方宏的出现虽然将美琴心里那点女孩的心愿化为真实,但她总有一种自己在梦里时的感觉。

美琴知道,单单说相貌的话,自己在普通人中算是有特点的。但是从方宏接触过的其它几个女孩来看,她却又差了几分。

御坂美琴的容貌,说到底不过是俏丽和清秀罢了,相比较真名为铃科百合子的白发女孩来说又是差了很多,百合子的容貌可是完有资格成为少女偶像出道的,还有之前跟黑子战斗过的结标淡希……甚至还有美琴自己的好友佐天泪子等等……

她不清楚方宏究竟看上了自己什么地方,如果说身材的话,结标淡希和佐天泪子要比自己好得多,如果要论容貌的话,铃科百合子不仅脸蛋漂亮,并且战斗力也同样比自己要强的多,少女有点陷入了牛角尖。

不知不觉间,两人来到了一间体育场的学生加油席,御坂美琴张了张嘴,拉住了方宏的衣袖。

“方宏,有件事憋在我心里很难受,能问问你吗?”

“你说,我听着。”

方宏从离开餐厅后,就因为得到了‘未来岳母’的认可一直保持着兴奋的神情,原先的困意,早就不知道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我们毕竟才刚刚认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这句话说出的时候,方宏甚至能够感觉到少女口中的颤音,她是在害怕,她在害怕方宏只不过是为了玩玩她,她害怕所谓的喜欢和誓言都是虚假的……说到底,所谓的‘超电磁炮’。也不过是一个国中年纪爱做梦的小女生罢了。

“呃,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