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秦浩动了,而且速度极快,就如一道金色闪电一般划破虚空。

韦同德见状,内心一惊,轰的一声,突破了音障,急忙往后退去。

秦浩冷笑了一声,体内天玄真气运转,也是轰的一声,原地出现了一个白色的云环。

而本人则已经到了韦同德的面前。

只见秦浩五指成拳,拳头之上有着金色的光泽涌动。

瞬间而已,秦浩的整个拳头就如黄金浇铸一般。

韦同德看着秦浩的拳头,瞳孔一缩。

秦浩这一拳虽然看似普通,并没有多大的气势,但是不知为何,他总感觉秦浩的拳头之上蕴含着万钧之力。

于是,他体内的气劲疯狂的涌出,在体表形成了一个护体之盾。

同时,他体内有两条武脉腾起,注入到这个护体之盾上。

瞬间而已,这个护体之盾变得更加的凝实了。

卧蚕美女清纯可人甜美写真图片

而且他衣服之下有着金色光泽闪烁。

轰!

秦浩一拳打出,空气都发出了一道爆炸声。

咔擦!

韦同德这个可以挡住神境二重天的力一击,甚至连刚突破到神境三重天的强者都可以抵挡的护体之盾在秦浩的拳头之下就如玻璃一般,瞬间出现了一道裂纹。

咔擦咔擦!

紧接着,无数的裂纹出现,最后就如玻璃一般,砰的一声直接碎裂开了,然后化为点点光芒,消散于空中。

韦同德见状,内心一慌,双脚跺地,轰的一声,再次突破了音障。

可惜,两人的距离太近了,而秦浩的拳头去势不减,瞬间就击在了韦同德的胸膛之上。

“啊!”

下一刻,韦同德就惨叫了一声,而他整个人也直接飞起。

噗!

还在空中的时候,韦同德就张嘴吐了一大口夹带着破碎心脏的鲜血,就如下了血色的雨一般。

轰!

最后,韦同德撞在远处的一块巨石之上。

轰!

这块巨石轰的一声,化为了无数的碎石。

噗!

韦同德又吐了一口黝黑的鲜血,然后倒在碎石之上。

不知死活!

寂静!

现场一片寂静!

针落可闻!

“这……我没看错吧?韦长老被秦浩一拳轰飞了?”

“不是轰飞,而是……轰得重伤垂死啊。”

“尼玛的,我不是在做梦吧?”

过了好一会儿,众人才反应过来,纷纷议论不已。

此时,所有人看着碎石之中的韦同德,都一脸的惊骇。

韦同德可是神境二重天的强者啊,竟然被秦浩一拳打成了生死未卜?

这是什么情况?

随后,众人看向秦浩,脸上充满了震惊之情。

秦浩……到底是什么修为啊。

翁思宁也是小嘴微张,怔怔的看着秦浩。

此时,她感觉自己的三观……要颠覆了。

秦浩哪里是什么小武者?

他根本就是一个……妖孽天才啊。

祝老浑身一震,满是皱纹的脸上充满了懊悔之情。

这一刻……他知道自己的孙子算计了多么可怕的一个人了。

这一刻……他深深的后悔刚才没有阻止他的孙子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一定是做做梦!”

祝恒更是浑身一软,直接瘫软在地上。

刚才看到刘利明被秦浩一脚踢飞了的时候,他就感到害怕了。

所以他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韦同德身上了。

而看到韦同德施展出镇教武技之后,他更是激动无比。

然而,他没想到秦浩竟然有两只手指就把韦同德施展的武技接下了。

那时候他就感觉不妙了。

现在再看到韦同德被秦浩一拳就轰飞了,更是吓得他脸色苍白。

此时,他内心惊恐无比。

这一刻,他才明白秦浩是什么样的存在。

而自己之前竟然多次的挑衅秦浩?

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原来他之所以不鸟我,并不是怕我,而是……我在他眼中,恐怕连蝼蚁都算不上。”

祝恒内心哭笑连连。

想到这两天来,他在秦浩面前的挑衅,他就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小丑。

“小子,秦浩这青年……有点妖孽啊。”

远处黑暗中,窦建民也是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沉声道。

“有点意思。”

楚雪萱红唇微翘,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随后,她看着窦建民,问道:“窦老,你看得出他是什么修为吗?”

此时,她内心很是诧异。

因为哪怕是现在了,她仍然察觉不出秦浩到底是神境几重天的修为。

窦建民也是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看不出,不过……他至少是神境四重天以上的修为。”

神境四重天?

楚雪萱一双美眸紧紧的盯着。

不知为何,她总感觉秦浩不止这个修为而已。

“二长老!”

黑宿教的众人都脸色一惊,大声喊道。

此时,他们内心充满了不可思议。

连二长老都败了?

而且败得如此的干脆利落?

如果不是他们亲眼所见,哪怕打死他们,他们也不会相信的。

风沙寨的众人此时也是张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们还想着靠着韦同德帮他们少寨主报仇呢。

没想到连韦同德也栽了?

“咳咳!”

这时,一道虚弱的咳嗽声传来。

只见碎石之中的韦同德动了一下。

“嗯?韦长老没死?”

众人见状,都一脸的惊讶。

就连秦浩内心也是闪过一抹诧异之情。

“你……你到底什么修为?”

韦同德躺在碎石之中,大口的喘着气,语气虚弱无比。

他艰难的扭头看向秦浩,眼中充满了惊骇。

如果不是他身上穿了一件他们黑宿教的镇教宝甲,恐怕他早就死了。

不过,哪怕如此,他感觉自己恐怕也活不成了。

或者说,就算他能活下来,恐怕也是废人一个了。

秦浩没有说话,而是缓缓的抬起了食指,指尖之上有着金色的光芒闪烁。

韦同德见状,神情慌张,道:“秦浩,你要干嘛?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吗?你已经杀了风沙寨的少寨主了,难道你不怕我们黑宿教和风沙寨的报复吗?”

秦浩一脸的淡然,道:“如果你们想报复,我……奉陪到底!”

说完,他就欲一指点出。

嗯?

突然,他浑身寒毛乍起,咻的一声,从原地消失。

作者题外话:大家猜一下……发生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