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出去!我一定要出去见蛋蛋!吼!”

喀嚓。

漆黑的画面裂开一道缝隙,暗红色的岩浆涌入球球的瞳孔,疼的它几欲昏厥,怒吼连连,画面剧烈的摇晃,伴随着轰隆巨响,久久没有平静。

邵子峰单手捂着右眼,另一只手死死的抓着门框,手指泛白,青筋凸起。

因为共情的缘故,球球所经历的疼痛同步到他的身上,一波接着一波的冲击着他的的意识。

有好几次他都想直接解除共情,或许是因为同样受到球球的不屈影响,他咬牙坚持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都重归平静,邵子峰和画面里的球球一起睁开眼睛,一模一样的金红色竖瞳。

视线中依旧是那个火山口,空气中充斥着燥热的硫磺味,四周的峭壁上往岩浆池里流淌着熔岩流,岩浆冒起一个个气泡,然后炸开。

可透过山体之间的缝隙可以看到远方,壮阔的蓝天之上,浓浓的黑雾在空中扩散,慢慢遮住了天空。

长久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球球的心情很兴奋,它呆呆地看着天空:“我做到了!很想你…”

……

接下来的时间,邵子峰就静静的坐在地上,感受着球球这段时间的喜怒哀乐,陪伴着它成长,直到后来…

洁白无瑕少女唯美脸部特写高清图片

球球为了拯救小鹿和灵灵,强行突破巨石,伸出一只爪而子引发了浓烟蔽日,画面彻底结束。

邵子峰头倚着房门,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消化着共情带给他的影响。

当然所谓的消除只是平息他激荡的情绪,不管怎么样,球球的不屈也给他的内心种下了一颗种子,只等着以后生根发芽。

“球球这么努力,自己也不能落下太远啊。”许久之后,他默默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看到还有一个大包没收拾,便一个人默默整理着剩下的物品。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开箱之前没有吸小鹿的原因,这次的运气就差了很多。

其中大部分都是一些稀奇古怪却没有任何属性的杂物,直到开完了所有的小包,就只得到了三支能量药剂i型,两支暗属性,一支无属,了胜于无。

将杂物一股脑装进包里,邵子峰清点了一下这次的收获。

抛开一些邵子峰不知道价格的手表、饰品和杂物以外,这次他总共收获了十二万的现金,四支能量药剂,以及一枚破损的土属性元素矿石,再有就是那枚已经使用了的源珠。

总的来说是意外之喜,两支暗属性的能量药剂他准备给山东细犬使用,剩下的那些等有时间去黑市处理了。

把塞得满满当当的大包藏到床下,准备晚上出去的时候拿去丢掉。

虽说手上没有闲着,可心里一直在思考自己接下来的打算。

今天晚上是约定的最后一天,等明天陈正龙解决了隐患以后,邵子峰准备跟他打探一下宿城那边的消息,如果宿城大学那边没有什么安排,他就准备自己出去历练一下。

既然决定离开,那么劝说邵母饲养山东细犬和黄狸猫就得提上日程了,这样也好免去自己的后顾之忧。

不过这些都还急,等先守过今晚再说,幸亏龙城县没有什么太厉害的人物,不然灵灵…

想到这,刚准备开门下楼的邵子峰突然愣住了,脸上的表情跟吃了奥利给一样难看。

他突然发现一个问题,现在球球,灵灵,小鹿都在宠兽空间,自己怎么办?

这特么。

晚上谁陪我去守夜啊!

“你这孩子怎么,脸色这么差。”邵母把湿漉漉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上前摸了摸邵子峰的额头关心道:“身体哪不舒服吗?”

感受到老妈的担心,邵子峰脸上带着淡淡笑意:“妈,我没事。对了,今天做的什么好吃得呀。”

邵母见邵子峰表情不像作伪,也就放下心来重新回到锅前:“今天给你们炖羊肉汤喝,等会就好。你去看看琪琪睡醒了没有,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回事,都睡了一上午了…”

邵子峰闻言有些诧异,因为在他的记忆中,琪琪虽然是只猫,可它的作息时间跟邵母是一样的。

每天邵子峰起床后它不是在玩手机,就是在陪老妈唠嗑做家务,还从没见过它起的这么晚呢。

来到里屋卧室,窗帘还没拉开,房间内有些昏暗。

这间卧室的面积比邵子峰的稍微大一点,摆了两张床和一个衣柜后却显得比他的还要拥挤。

除了邵母的单人床外,另一张则是琪琪的公主婴儿床。

邵子峰蹑手蹑脚的走到婴儿床边,琪琪趴在那睡得正香,身上披着一张小被子,尾巴从被子另一边伸出,她的两只小爪子被压在身下,显得非常可爱。

“嗯?”

邵子峰仔细的看了看琪琪的身上,原本干净的白毛上粘在一起,像是被水打湿后自然风干留下的痕迹,如同小刺猬,也不知道这家伙昨天干嘛去了。

邵子峰轻轻戳了戳琪琪的小鼻子,琪琪皱了皱鼻子,呼吸有些紊乱,带着肉垫的小爪子在脸颊上蹭了几下,然后换了个姿势,侧躺着继续睡。

“琪琪,起床了。”邵子峰用手揉了揉它的小脑袋,轻轻声喊道。

琪琪粉嫩的小嘴微启,皱着眉头,嘴里嘟嘟囔囔:“小峰别闹…不起嘛我好困喵。”

说完,它翻了个身,撅着小屁股趴在公主床上,两只小爪子按住耳朵,不再理会邵子峰。

它那着带着睡腔的御姐音呢喃,换作一般人还真受不了。

邵子峰却不吃这一套,想到昨天它怎么折磨的自己,伸手揉着琪琪的脑袋,嘴角带着坏笑:“快起来,我们练英雄啊。”

“喵~”

琪琪无奈的睁开眼,讨好的蹭了蹭他的胳膊,惺忪的眼睛里带着乞求之色:“让我再睡会嘛。”

邵子峰笑眯眯的把它的毛发理顺:“别睡了,你不是要练镜嘛,我陪你…”

“我也想练练曜来着…”

“一起来开黑啊…”

邵子峰的声音喋喋不休如魔音贯耳,琪琪从目光呆滞到忍无可忍。

它浑身的白毛炸起,幽蓝色眼睛瞪着邵子峰尖叫道:“邵子峰你好烦啊!!你这个大渣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