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条同学,虽然不太清楚你腹部的这块石子异物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但是它现在明显已经压迫到了你的小肠绒毛,不立即手术的话非常容易出现无法预料到的问题……”

学园都市的某座医院里,长相类似青蛙的中年医生非常认真的向着刺猬头少年阐述着病灶的危险性。

“唔,看起来阿上你的情况并不算乐观呢!”方宏从病床旁边的桌子上取下了透析图,在上条当麻左下腹脊椎靠前一点的地方,一块大概大拇指大小的白色块状物正在那里。

“方宏同学,你也懂得这些!”青蛙医生笑眯眯的看着身穿一身病号服,头发散乱着的方宏。

“我们的课程就是这些,来到学院都市就是为了学习脑医学精神相关的知识,毕竟这些东西学院都市要领先了世界三十多年不止……”

方宏随手把手中的透析片拍在了桌子上,然后看着脸色比自己还要好上不少的上条当麻。

“好嘛好嘛,我签字就是了。”刺猬头少年上条当麻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在手术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得到了上条当麻的签名后,呱太医生点点头,对着上条当麻嘱咐到。

“明天早晨不要进食和饮水,八点开始手术。”得到上条肯定的回答后,呱太医生便拿着透析图交到身旁的小护士手中,就要离开。

不过在出门的时候,呱太医生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又转过了头来看着方宏。

“哦,对了,方宏同学要不要趁着暑假时间在我们医院实习工作?”看看,这就是长点上机学园的威慑力,毕竟是学院都市名校之首,就算只是转学生的方宏,也被邀请来实习。

“啊,哦……不好意思我现在才二年级,等到三年级实习的时候若是不嫌弃的话,再来拜托您了。”方宏没有预料到呱太医生会说这样的话,要知道,他可是号称只要是没死就能够救活的超级医生,有着‘冥土追魂’称号的存在,能够在他的手下工作,如果能学个一招半式的也是受用无穷……

“那好吧,你的身体虽然外伤不重,但是你精神看起来有点萎靡,快回病房休息。”呱太医生点点头,既然方宏没有同意,他也就不再继续提这个话题,出言提醒一句注意休息后,便离开了这间病房。

甜品店mm水汪汪大眼清纯甜美秀色可餐

“多谢关心,我等茵蒂克丝打水回来后蹭杯热水喝,一会儿就回!”方宏答应着。

……

学园都市,第十学区,某座用作材料开发的研究所

银色的钢片被高高弹起,在宽敞整洁的大房间里反射着刺眼的光,少女的拳头握在了一起,然后,拇指缓缓倾斜,打开。

‘噼啪!’

紫色的电流瞬间包裹了少女的躯体,少女身穿白色的单薄长裙,白嫩的小腿赤着,踩在冰冷的地板上。

少女渲染着淡淡粉色的拇指轻轻弹起……

银色的金属片在一瞬间遍被紫色的电光包裹,用一种极为可怕的速度弹射而出,超高的速度在空气中留下了残像,橘红色的残像看上去跟激光没有什么两样。即便是在特殊制造的实验室地板,也被掀起的狂风掀开,被暴风携带着,疯狂的撞向了四周的墙壁,散发出‘稀里哗啦’的乱响。

“这是,超电磁炮!”

这座实验室,是当初第一次进行‘绝对能力者’室内实验的时候,所在的实验地点。

远离实验室五米之高的上方,是一件控制室,此刻,在控制室里有着两个男人。

一个穿着研究员白大褂的三十多岁日本男人,他的名字是天井亚雄,也是‘量产超能力者实验’和‘绝对能力者计划’的主管。此刻,这个实验的高层人员,却恭敬的站在一个男人身后,这个男人看上去跟一种会哼哼叫的可爱生物有着某种远房的亲戚关系,大家都是横向发展。

“是的,目前10031号的能力强度已经达到了超能力者的级别,剩余的10030,10032,10086和19090已经达到了大能力者级别。”天井亚雄恭敬但是意见分明的说道。

“所以我申请取消或者暂停‘绝对能力者计划’,现在‘sisters’们的实力有了很大的增长,不适合继续作为消耗品。”

“胡闹,你怎么知道她们的成长不是在战斗中成长起来的,‘绝对能力者计划’是我一手扶持的,我是不会同意这一要求的。”胖大的男人闭上嘴,冷哼一声。

“可是……”天井焦急的想要反驳,他还是不太死心。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胖大男人冷笑一声,打断了天井亚雄接下来要说的话。“你还是不死心,想要凭借‘超能力者军用化’试图在理事会获得一席之地,别想了,我不相信那个10031与‘超电磁炮’完一样。”

“……”

天井亚雄沉默了良久,叹了口气,说道。“您慧眼识珠,确实,与‘素体’相比,可能是因为能力类型为‘缺陷电力的缘故,虽然攻击力强大,但是持久力和功能应用型上要远远低于‘超电磁炮’。”就在黑暗的指挥室里气氛开始变得不大对劲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了研究员的敲门声。

“报告!”“什么事?”天井亚雄身为这件研究所的主管,他松了口气,毕竟再怎么说,他也不愿意跟自己的金主起矛盾冲突。

“有一份传真。”门外的年轻女研究员很坚持的把传真文件递给了天井亚雄。

“哦,稍微等下,我这里有客人。”天井下意识的就认为那只不过是一份普通的传真,当下便说道。

“主管大人,那份传真要求您必须立刻回复。”女研究员的声音有些不太对劲。

“芳川,你是怎么回事……”天井亚雄不高兴的说道,他看了看身旁的胖男人。

胖男人点了点头,示意天井亚雄先去忙自己的事情。

“好了,芳川,我倒要看看是谁在我谈事情的时候这么着急,还要求我必须回复。”天井亚雄推开房门,站在门口的是一个差不多二十岁的秀丽女孩,芳川桔梗。

“来自统括理事会,亚雷斯塔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