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程老见他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立刻就不干了,“自然要知道,能哭成这个样子,证明事情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如果我没了记忆就这样稀里糊涂的,那还活个什么劲儿。”

“叔父。”萧奇泽悲痛的叫了一声,然后抽抽噎噎的说:“是婶,婶身体不好,您听到婶身体不太好,就想着赶回来给婶看病,可谁知道……谁知道……”

见萧奇泽说不出来,程老直接拍了桌子,厉声道:“说。”

“谁知道一家子人会被灭门,我们回来那天刚刚赶上看到,家里上上下下百十余口的尸体被抬出来,您当时急火攻心晕了过去。”

“什么?灭门?”程老嘴上说着,可是他却感觉不到那里的那种悲伤,可看到萧奇泽的眼泪,想到家里那么多人都没了,他也开始难受了。

他应该是物极必反,太悲伤了,所以才会……悲伤的连记忆都刺激没了。

萧奇泽点头,“这件事情辰王已经在查了,我们就在京城住着,等他们查到了凶手,我们再去报仇,报仇之后我们就继续去游历。”

“游历?”

“是的,您医术极好,早年间还上过战场,后来受了伤就不愿意再上战场了,便开始钻研医术,您喜欢四处游历。”

“我叫什么?”程老问。

萧奇泽一噎,“司马游。”怕程老起疑,他又连忙补充道:“您说您以后要游遍每一处地方,所以改了游为名。”

棚内吊带镂空饱满的清纯美女写真

程老轻轻点头,“知道了。”他脸色有些黑,“行了,别哭了,家里人既然都没了,现在就咱两相依为命了,这两天跟我讲讲现在的情况,我也要好想个对策出来。”

“是。”萧奇泽忙点头,伸手去擦眼泪,可是手指不小心又擦过了眼睛,眼泪又多了起来,他垂着脑袋一副伤心致极的样子,“叔父,现在我们这样,那些仇家若知道我们还活着,定然会对我们下杀手的,所以这几日我都没有出门,给您服用的药是我托隔壁的邻居去买的。”

“没事儿,既然不能用真面目示人,那就易容出去。”新改名的司马游的程老,极自信的说。

萧奇泽一听乐了,真好,他脑子里的那些医术还在,“叔父……我学艺不精,易容术还是不太会,我……”

“没关系,去准备东西,我来教,既然我们有仇家,以后就要在暗里行动,易容术也要早早学会,对了先跟我讲讲外面的事情。”

“是。”

于是接下来的两天萧奇泽都在跟程老讲外面的事情,说的自然是他们想让程老知道的。

乔玉灵在程老醒来的当天下午就收到了消息,还是很开心的,只有程老的记忆不恢复,又有医术的记忆,这对他们来说……如虎添翼。

乔玉佳还没有回来,乔玉灵当真是要急疯了,小刘氏嘴上虽然没说,可是眉间的忧愁是看得见的。

当天晚上乔玉灵才收到消息,乔玉佳是跟着她一起出城的。

这个消息如平地惊雷,让乔玉灵身子都颤了颤,她那天出去是为了见萧家人,玉佳跟着他出去,那岂不是……现在只能祈祷她没事儿了。

萧家人在哪里她也不知道,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派人出去,在京城周边找可疑人员,一旦发现可疑人员,她就可以试着看能不能找回玉佳。

晚上的时候南宫辰维还没有从宫里回来,乔玉灵就悄悄去了,小五说的那个巷子,她利用空间的优势,对整个巷子里的院子,全都进行了排查……没有任何问题,个个都住着人,而且全都一家子,看着也没有什么问题,这让她不由怀疑那天的人是不是故意给他们一个错误的方向。

因为排查院子,她回来的时候已是寅时,灵院的灯还亮着,门也开着,院子里还站了一个人……

她翻墙进了院子,上前感觉到南宫辰维身上的冷意,不由打了一个哆嗦,笑呵呵的道:“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睡?”

南宫辰维抬眸看她没有出声,眼底如墨潭,看不出来一丝情绪,不过……乔玉灵还是感觉出来这人不开心,她心也沉了一下,干脆不打理他,直接进屋去。

南宫辰维跟着她进屋,直接关上门,那一股动作如同带着风,乔玉灵正坐下刚喝了一口茶水,看到南宫辰维臭到不能再臭的脸,皱眉也不出声。

他静静的盯着她许久,见她一声不出声,声音沙哑,“出去的时候为何不带人?”

“自己出去方便,带人会碍事儿。”乔玉灵淡淡说着,心里也很不开心,她又不是犯人,用得着他这样吗?

这些日子相处以来,对他产生的好感都减去了几分。

南宫辰维心里也是无比纠结,在宫里忙了一天回来,发现她不在,下面的人甚至不知道她的去向,他的心就跟被人掏空一样,仿佛又回到她失踪的那几年,身边一丝丝温度都没有。

“以后出去带着人。”他因为生气,因为害怕她出事儿,因为担心,所以语气也不怎么好。

可是在她听来,他的语气就成了命令,心也跟着沉了下来,她又不是他的手下,他凭什么连自己的自由都要限制,“看情况。”

“无论什么情况都必须要带人。”南宫辰维这次态度有些强硬的说。

乔玉灵皱眉,砰的一声,重重的将手上茶杯放在桌上,“我已经说了,我会视情况,再决定要不要带人。”

她不喜欢被人管着。

见她生气,南宫辰维也生气,声音不由的大了几分,“身为辰王妃,出去不带人,还三更半夜的出去……”遇到危险怎么办。

可是这……听在乔玉灵的耳里就成了别的意思,她晚上出去了一趟,这人是不相信她?还是以为自己会偷人?

她完全不等南宫辰维说完话,气冲脑门,直接就站起来低吼,“我首先是个人,其次才是辰王妃。”

她是人,需要自由,她不喜欢这个世界的那些规矩,前世她去哪里也是自由的,这一世她也不想活得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