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一行人走进了山洞,乔玉灵非常淡定的走到一边休息,仿佛就是真的下来休息一般。

那个二当家的走到了乔玉灵面前站得笔直,“我们什么时候去?”

乔玉灵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这么着急做什么,看来你很想让我去抢了你家的东西呀?”

二当家的被噎了一下,他只是感觉这个少年的行事有些诡异而已,当他还想说话的时候,身后一个小弟瞬间就倒在了地上,连带着其他被绑在一起的也倒在了地上,发出巨大的声音。

他回头看了一眼,不可思议又惶恐的回头看着乔玉灵,指着她问,“你……你干什么?”

乔玉灵微微勾了勾嘴角道“自然是不能让你们回去,你将我带到了地方,我自己去拿钱财就可以了。”

“你……”二当家的刚想骂她,脑袋一晕便直直的冲着乔玉灵倒了下去,乔玉灵动作迅速一个闪身就离开了原地。

一直站在一边的南宫辰维只淡淡的问了一句,“什么打算?”

乔玉灵皱眉想了一会,扭头看着南宫辰维笑道“要不……你在这里看着他们,我上去看看?”

打劫别人的东西,她一个人去可以搜刮很多,但是南宫辰维在……她要怎么用空间敛财?

“一起。”南宫辰维不容质疑的说了一句。

乔玉灵无奈只能点头,然后两人等天快黑的时候慢慢摸上了山,马就被拴在山下。

Someone Like You 清纯美女

一路上去两人都是小心翼翼的,乔玉灵不停的打量着哪里才是藏东西的地方,而南宫辰维只是顺着一个地方走,她不经疑惑,“你去哪里?”

“东西在那边。”南宫辰维轻声道。

“你怎么知道?”

南宫辰维竟从身上拿出一块地图,乔玉灵惊喜道“你偷来的?”

南宫辰维微尴尬的摇头,“不叫偷那是拿,那个二当家的原本也打算带我们上来的。”

“哦,对对对。”乔玉灵连忙点头,找到了位置之后,就跟着南宫辰维摸了过去。

藏财宝的地方肯定是守着人的,到了地方,是一个山洞,山洞外面有八个壮汉看着,乔玉灵眨了眨看扭头看向南宫辰维说“要不你去将人引开?”

“你自己小心。”南宫辰维二话不说直接走了出去,然后那八人中有两个看到了南宫辰维,瞬间喊了一句,“什么人。”

也不知南宫辰维手上什么时候多了两个小石头,甩手两下,就有两个人瞬间倒地,其他几人便一起冲了上来,南宫辰维便带着剩下的六人往远的走了一点点。

因为不太远,这六个人又自信,所以便没有喊人,乔玉灵就是趁这个空档,直接悄悄跑了过去,然后快速进了山洞。

山洞里是有机关的,不过对于乔玉灵这个现代人来说就有些太简单了,墙面明显有一处凸出来的地方,磨的锃亮,就是有人长期去摸造成的。

她伸手轻轻按了一下,山洞的一侧便移动了,紧跟着财宝便露了出来,她也来不及看都有什么,伸手哗哗的以最快的速度将山洞里所有的东西都收了进去,随后她扭头看了看,发现这个山洞里面竟然还有一个洞。

于是她试了试,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了机关按扭在哪里,等将山洞打开,她真有一种骂街的冲动了,这是打劫了多少,才能打劫这么多的宝物,这下够她钱桩所有的开销了。

飞快的收完,她慌忙出了山洞,外面的南宫辰维已经惊动了众人,地上倒了上少,还有不少人围了上去,乔玉灵紧紧皱着眉头。

正在里面游刃有余的南宫辰维看到乔玉灵出来,也不陪着这些人玩了,扭头就跑,这些人很快便追了上去。

乔玉灵瞬间就明白了,直接往另一边跑。

山匪人数不少,有一部分去追南宫辰维还有一部分便快速的去了山洞,当他们发现山洞被洗劫一空时,除了不敢置信外,更多的便是愤怒。

乔玉灵跑得很快,她直接去了马匹所在的地方,当她到的时候南宫辰维也到了,依旧是一副冷淡的样子,不急不忙,仿佛刚才被围堵的不是他一般。

“你……那些人呢?”她问。

南宫辰维不答反问,“东西到手了?”

“也没拿多少,就这个小宝袋很装多少,已经满了,我就跑了。”

她决定将东西昧下来,只交出很少的部分,谁知道南宫辰维却笑着道“东西都是你的,我不要。”

乔玉灵眼神亮了亮,赶紧跑上前翻身上马,“快走吧,我听到有人过来了,肯定是追上来了。”

“恩。”南宫辰维依旧非常淡定,仿佛这些人在他眼中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两人上马还没有开跑,后面就有人追了上来,许是因为知道所有的宝物都被盗了,所以这些山匪拼了命的追着,乔玉灵一脸的玩味儿,又让马儿快了几分,南宫辰维完就跟玩一般。

乔玉灵没想到的是,就简简单单的打劫了一个土匪窝,给自己招惹了不少的麻烦。

因为是连夜追的,所以乔玉灵与南宫辰维想要甩开他们还是非常简单的,后半夜的时候,乔玉灵终于是有些挺不住了,找了一个地方停了下来,脚落地之后才悠悠的说了一句,“这些山匪还挺能追,怎么感觉像是专业训练出来的。”

“恩。”南宫辰维点头,这也是南宫辰维疑惑的地方。

开始接触的山匪,和后来守着财物的山匪都有些匪气,可是后来跑来支援的与他交手的人,便是训练有素的,不像是山匪出身。

乔玉灵想了想道“这是一片是府城的地界吧?怎么会有这么多山匪,大家都没有钱吃了吗?非要上山为寇。”

南宫辰维的眸光眯了眯,轻声道“我们需要回去一趟。”

“啊?为什么要回去?都已经出来了?”乔玉灵不解,她自然不会认为南宫辰维也是因为钱财。

“不对劲。”他只淡淡的留下了这三个字。

乔玉灵皱眉,但好歹现在这个男人也是她的人,那么南宫辰维的事情也是她的事情,所以……她只能选择跟着去,“那就现在吧,打探还是趁着夜色好,白天……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