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虚的动作实在太快。

在场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跪倒于地,“托付终生”了。

而千默也是沉浸于得到了“混沌蕴神诀”的喜悦之中。

一时没注意,结果就正面受了他这一礼。

“白虚,你这是做什么,赶快给我滚起来!圣祖级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这倒不是千默说虚化,若是让世人知道圣祖级强者竟然会给一名人族下跪。

还要把身家性命交给对方随意差遣。

那白虚的名声,说不定就彻底臭了……

“不行,若不如此,白虚根本无法表达对大哥的感激之情!”

白虚却跪的理所当然。

在他看来,救了自己母亲的大哥,绝对值得自己这一跪!

就连自己这条命,大哥若是想要,都可以随便拿去!

清纯女孩首次出海从容淡然写真

“成了成了,赶紧给我起来,别再气我了,还想让我亲自下床把你拉起来不成?”

千默没好气的道。

同时作势掀起被子就要下床。

可是,还不待他把这些动作做完。

“轰隆隆……”

又是一连片膝盖撞击地板的闷声……

“多谢大当家救回白灵主母,我等皆愿为大当家效死!”

“卧……槽。”

千默看着顷刻间跪满大殿的诸将,堪称是万分无奈。

狠狠的瞪了白虚一眼,不过后者却是安然受之。

神识不断的探查着蕴灵龙绡中白灵残魄的情况。

越是检查,白虚就越是心惊!

原本他还以为大哥只是救回了母亲的灵魂碎片……

像那种情况,母亲想要恢复,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毕竟,灵魂力量恢复起来容易,但若是碎裂的过为严重,记忆和神智,很容易永远都恢复不过来。

然而,在仔细观察后,白虚却发现。

母亲的残魂现在完被包裹在一团金色光雾之内。

虽然确实只是一缕残破不堪的灵魂碎片。

但不知大哥使用了什么方法,竟然为母亲硬生生的构建出了一副完整的灵魂轮廓……

也就是这金色光雾!

有了模板,自然不会担心神智与记忆遗失的问题。

在这蕴魂龙绡之内,母亲的灵魂碎片万载不腐,并且不断接受滋养。

有朝一日,当母亲的灵魂再度将这光雾填满,那么,便可完成复生!

以自己的本领,即使是为母亲重塑肉身,也是轻而易举!

千默如此大恩,白虚甚至都不知道怎么报答才好!

而就在千默看着这满殿跪伏的人头无可奈何时。

一旁的白音却也是盈盈的走了上来……

“白音,别告诉我你也要跪……不至于,真的不至于!”

千默满头黑线的道。

要是这火魔女也搞上这么一出,自己可就真的受不了了……

“我当然不至于跪……”

“哦!那就好,那就好!”

“不过我想告诉你先欠着。毕竟我还没有过门……”

“什么意思?”

“那个……我已经和白虚确定了关系……就等着大喜的那一天了……所以……”

“所以到时候我也就成了你的大哥?同时还救了你的丈母娘,所以你要把这一跪记下来,留到那天?”

“嗯……差不多……”

“我特么……人才!你们都是人才啊!”

夜色中,巡逻的默虚山士兵隐隐听到一处大殿内传来的哀嚎声……

隐隐间还有一阵大佬们的笑声传来。

时至深夜,众人离去……

殿门前,千默、白虚、浑沌席地而坐。

一樽酒壶,两只玉杯。

月色皎洁,繁星闪烁。

千默与白虚推杯换盏间,倒是颇有一番文人雅士的风范。

当然,前提是排除一旁抱起酒桶疯狂牛饮的某个老魂淡。

浑沌一插进来,千默就有种从风雅文士堕落到南关菜市的浓浓扯淡感……

“已经把白灵阿姨安置好了?”

千默举起玉杯,微微晃动,借着月色,观其内琼浆缓缓流转。

小啜一口,味道很淡,带着淡淡的药草香甜,喝下去后,似乎连灵魂都是有种洗涤之感。

听到千默问话,白虚点了点头,回道。

“嗯,已经把母亲的养魂地设在了她原来的居所处,由五位大能日夜镇守。加上我亲自设下的圣祖级阵法,应该无虞。”

“啧啧,估计也没人敢打白灵阿姨的主意,不然,可就要承受时空圣祖的滔天怒火了~”

“哈哈,大哥莫要打趣小弟,还不是多亏了你!与你相比,我这时空圣祖,倒是废物无比!连自己的母亲都守护不了!”

大笑间,白虚的语气却变得有些沉闷。

如果他事先知道,混沌时空观想法的最后一步会是白灵献祭,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放弃修炼!

圣祖级的实力,和母亲比起来,什么都算不上!

“好了,既然白灵阿姨选择了这么做,就一定有她的道理。如今的结果,并没有走到最坏的一步。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既然白灵阿姨并未死去,那你和你父……你对白玄提出的条件,不就会变成在你母亲的居所前苦守成千上万年?”

“额……这……”

听到千默的话,白虚这才意识到。

随着母亲的“死而复生”,当初他认为最是能让白玄痛苦不已的条件,竟然会造成这么尴尬的局面……

“白虚,我也从白恭、白音他们那里听到了一些事情。”

“哦?”

“我感觉,白灵阿姨和你父……和白玄之间,似乎是有一些连你都不甚清楚的内情存在。”

“大哥何出此言?我自幼与母亲相依为命,无时无刻的陪伴,若是他们之间有内情存在,我岂能不知?!”

不知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别的原因,白虚就像是被抢了最心爱玩具的小孩,有些炸毛……

“得得得,你这个妈宝男!”

千默抬了抬手,表示投降。

心中暗暗腹诽,你爸和你妈谈恋爱的时候,你还在白玄腿肚子转筋呢,知道个屁啊!

当然,让千默大声说出来是不行的,估计白虚听了会当场暴走……

清官难断家务事。

白虚的家事,还得他自己解决!

自己已经提醒,至于他听不听,就看老天爷怎么说了。

“咕咚!”

一直在旁不发一言的浑沌咽下去一大口酒水,接着把酒桶扔到一边。

似乎是有些喝醉了,肆无忌惮的把尾巴搭到了白虚肩膀上,道。

“小子,明日若是你战胜了那白玄,其他两件事都还好说。但若是白玄真的不敌于你,你还真的要让白泽族在世间除名?”

白虚有些沉默。

良久,方才开口……

“浑沌前辈,你知道咱们喝的酒有多金贵吗?你这几桶下去,可至少相当于一流势力数年的部收入了!”

“嘿嘿嘿,老子舍身救了千默,千默又救了白灵妹子,这么一来二去,不就相当于我救了你母亲?喝点酒怎么啦?!”

“哈哈,在理,我这就命人再送几桶上来!明日就要大战,今晚不尽兴怎么行?!”

千默看着身旁这两个突然间变的豪迈起来的俩傻帽,嘴角终于是忍不住微掀。

也不管犯傻的二弟与那无良老魂淡。

自语道……

“白泽族,你们族的性命,算是保住了……”

与此同时……

白泽族中军大帐……

“放开我,我要见白玄族长!”

“水猿族长请回,族长有令,未得召见,不许任何人打扰他的修炼!”

“不行!这次为了帮助白泽族,我族可是冒险从北冥海方向潜入!”

“一路过来,即使小心翼翼,却也因北冥海中的玄奇诡异折损不少,这已是伤到了我族元气!”

“可却在眼看就要成功的时候被白光借走了照海镜!功亏一篑!”

“这般损失,你们白泽族要怎么赔偿?”

大帐外,两位刚刚从白泽族中调遣而来的大能,此时正死死拉住面前一魁梧男子的手臂。

阻止这男子想要冲进军帐内的行动。

这魁梧男子面容粗犷,且多皱纹。

生有一头散乱的深蓝色长发,鼻梁塌陷,双眼如牛。

远远看去,倒像是一只猩猩。

他便是水猿族族长刚裂!

此次从北冥海方向进军默虚山,却因镇族之宝照海镜被白光借去,导致失去了宝物掩护。

结果被默虚山提前发现,最终功亏一篑,损失惨重。

原本还想要借着攻破默虚山,狠狠大捞一笔,弥补损失。

但却得知了白泽族大败。

并且白玄已经答应了那些在他看来无比荒谬的条件。

到头来,兴师动众,却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让他怎能不怒?!

别看他水猿族并不是什么强大族群,但却是上古金刚族的一个分支!

金刚族,乃是以力著称的强大族群!

其内强者如云,大能不在少数,圣者也可得见,甚至传言,其中还有圣祖级强者坐镇!

在洪荒大陆上,甚至有一种说法,叫做一力破万法!

说的便是这金刚族!

刚裂身上有一半的金刚族血统,这是他的父亲……

外出游历的金刚族大长老,给他留下的。

他的母亲算是水猿族当时的第一美人,而机缘巧合之下,被他父亲发现。

兽性难耐之下,一切就那么发生了。

而后,他父亲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并未给刚裂母亲任何的名分。

在刚裂出生后,也没有尽到丝毫作为父亲的责任。

但刚裂最后还是靠着身上血脉的关系,搭上了金刚族的大树!

因此,他也算是有着极为强烈的底气,甚至敢于以区区巅峰大能实力,违抗白玄之命。

而这,也是两位白泽族大能只是拽住他,却没有真下狠手的原因。

若是换了别人,以他俩的性格,绝对是直接打断了腿脚,扔出大营外的下场!

“白亮、白良,何事吵闹?”

就在三者僵持不下时,军帐中,白玄的声音终于传来。

似是同时松了一口气,两位白泽族大能中,个字略高的那一位弯身抱拳,道。

“白亮回禀族长,水猿族族长刚裂求见!”

“我不是说过要闭关修炼,不许打扰吗?!”

帐中人的语气已经有些怒意……

白亮、白良听到这声音,登时打了个寒颤。

他俩算是负责随侍白玄日常生活的,所以,能很明显的分辨出后者的情绪变化。

而现在他俩得出的结论是……

族长现在的心情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