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昔日辉煌的家园如今已是断壁残垣,暴雨将裁决所众高手淋成了落汤鸡。他们看起来狼狈极了,而内心却更是兵荒马乱。

就算是之前,他们去审判院铩羽而归。就算是沈炼被杀等等,他们内心依然骄傲,认为先前的失败不过是大意所致。但是如今,他们的骄傲已经彻底被审判院给践踏在了脚底下。

他们内心深处已经对那叫做宗寒的魔星产生了畏惧。觉得那魔星似乎无所不能一般……

裁决之城既然已经被毁,叶东皇等人暂时也不敢在原地重建。他们心里清楚,那生死之气不是每次都能出现的。这一次出现也是纯属运气……也怕原址重建,搞不好审判院那魔星卷土重来。

他们一行人在原地凭吊许久后,便如丧家之犬离开了那废墟之地。

在离开的路上,叶东皇也听取了手下的一些汇报。他本是专门派了一支队伍去迷惑审判院的援军。那支队伍倒是碰上了援军,可到最后他们才明白过来,审判院兵分两路。也是派了一小支队伍来进入他们的迷障里,和他们缠斗许久。而真正的大部队则是从其他地方悄悄赶路……

叶东皇与华天荒听后不由后背生出冷汗。

叶东皇道:“这魔星,一切都是算的死死的,连咱们会派出队伍阻挠他的援军也料到了。只是我实在想不通,明明他已经深入腹地了,为何他的大部队来的这般快呢?”

华天荒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两日后,陈扬一行人回到了审判院的天空之城里。

苦大师与火伦斯等高手也各自返回了永恒之城。

强调性感

陈扬没有留难于火伦斯,因为他知道时机未到。

眼下,也不适宜来跟火伦斯为难。

原始学院这边,侯建飞等人也回了原始学院。

算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雷鬼,沧海岚都很好奇,为何援军会瞬间到达?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止雷鬼和沧海岚好奇,侯建飞也很好奇,在回来的路上,侯建飞也问了陈扬。

陈扬却只是一笑,并未回答众人。这件事,他保持了神秘。

他需要制造一些神秘感,保持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如此一来,便也好让其他人都心有忌惮。

也只有师北落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陈扬先和师北落一起打造了虚空传送之门。由于天幕里太多弯弯绕绕以及迷障,传送之门很难成立。不过陈扬在大金丹爆炸开来的时候,将大金丹的伤害引入混元世界里。师北落以命运审判之力支撑传送之门,大金丹的伤害太大,在混元世界里引起了巨大的涟漪。同时,师北落也就此跟这些涟漪产生了联系,他迅速利用这些涟漪将传送之门造成,然后带领众人快速虚空穿梭而来。

这里面的传送要点非常复杂,而且也有很多的技术难题。但陈扬博学多才,首先就布置了异常精妙的阵法,之后又让那些爆炸的碎片将混元世界中的虚空阻碍部打通。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大约也就只有陈扬了。

陈扬不与外人说道,也让师北落不要泄露真相。因为这秘密以后也许还可以救人。

回到审判院后,陈扬微微松了一口气。因为按照现时的情况来看,裁决所是翻不起什么太大的风浪来了。他们这伤筋动骨的,短时间里是不会想要反攻了。反而是天天提心吊胆,唯恐被陈扬前去一锅端。

接下来,就是解决一些内务的问题了。

雷鬼和沧海岚显然也是各有想法。

这一晚,审判院举行了庆功宴,载歌载舞,酒池肉林,好不欢喜。

这场庆功宴陈扬并没有参加,雷鬼和沧海岚就成了庆功宴上的主角。陈扬心里清楚,他一去就会大出风头。到时候,雷鬼和沧海岚心里必定会不舒服。

侯建飞和手下的长老们也被邀请过来参加了庆功宴。

庆功宴持续到了后半夜才渐渐散去,陈扬就在自己的战神殿里呆着。外面的喧闹与战神殿的宁静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明知夏也没去庆功宴,就在战神殿里陪着陈扬。

“在想什么?”窗前,明知夏忍不住问陈扬。

陈扬一笑,道:“裁决所的天尊一直都没有出现,你说她到底知道这些事情吗?还是说她根本就不敢出来,怕如华天荒一样会神话破灭?或者说,她就是华天荒?”

明知夏道:“我以为你不去庆功宴是怕抢了院长和大长老的风头,原来你却是在想这个问题。”陈扬道:“不去庆功宴是不想闹心,也的确是不想抢他们的风头。我在,他们都不好意思吹牛不是吗?”

明知夏哑然失笑,道:“那倒是!”陈扬道:“但不管我去与不去,在外面的威胁消失之后,我就会是院长喉咙里梗着的一根刺,不吐不快!”

明知夏有些担忧,道:“你打算如何做?”

陈扬道:“前段日子,我其实一直都很担心。手下这么多人,来自五湖四海,三教九流。好在的是,一直都还没爆炸开来。所以现在,第一要务是解除这种警报。”

“如何解除?”明知夏道。

陈扬道:“先前和裁决所闹的不可开交,犹如手上揣个炸弹,身边还是易燃物。随时都有可能粉身碎骨……现在则不同了,我们可以好整以暇的来解决手上的炸弹。”

明知夏道:“相信你能解决。”

陈扬道:“我还有一个想法。”明知夏道:“哦?”陈扬道:“我打算带我们的人离开审判院,也算是善始善终。”

“离开?”明知夏吃了一惊,接而不解道:“这与你的目标似乎是在背道而驰。”

陈扬道:“不可操之过急。如果我继续呆在审判院里,那我会耗在无休无止的内讧之中。相反,一旦离开,我就可以和审判院形成联盟,让裁决所望而生畏。”

明知夏沉吟道:“你的思虑一向周,想怎么做,我都支持你。”陈扬笑笑,道:“谢谢!”明知夏道:“就别跟我说谢谢了,在前世里我没照顾好你的家人。这一世里又好像什么都不太帮得上忙。”陈扬由衷的道:“不,你能活着,就是我最大的安慰了。”

庆功宴后的第二天,陈扬邀请侯建飞进入战神殿里细聊。

他将周遭封印住,不让消息泄露。如此之后才说道:“师父,我有意带着我战神殿的一些心腹手下前往原始学院。”

“嗯?”侯建飞微微一惊。

陈扬道:“您欢迎吗?”

侯建飞半晌后才反应过来,随后狂喜,道:“当然欢迎!”

他是真心欢迎。

因为如今原始学院依然是存在感薄弱的。

可如果陈扬加入后就不同了,原始学院会一跃成为与裁决所,审判院平起平坐的存在,甚至还能超越。

陈扬道:“这里的勾心斗角也让我生厌,我若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只会让局面更加复杂。我与沧海岚老师终究是相处时间太短,不像我跟您之间那般亲昵自在。”

侯建飞道:“这么一来,我也觉得好像所有的乱局都豁然开朗了。来吧,师父在的地方永远都是你的家。”

陈扬跪了下去,道:“师父在上,弟子以后绝不负您。”

侯建飞连忙扶起了陈扬。

他与雷鬼和沧海岚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因为雷鬼和沧海岚有足够的野心和天赋,他们不愿意落在陈扬的后面。他则是知道自己天赋一般,不足以真正领导原始学院。

当初的原始学院仰仗华天荒的威名,如今原始学院与华天荒已经割裂。陈扬的入主则可以让他地位更加稳固……

世人都知道陈扬是他侯建飞的徒弟。

所以,不管从哪方面来说,他都是真心欢迎陈扬的加入。

陈扬接着就和明知夏一起去跟雷鬼与沧海岚见面开会,这次是在西岚庄园的地下茶室里。

“老师,院长,我打算带领我战神殿的一些心腹手下正式离开审判院。之后,我们会加入到原始学院里去!”陈扬开门见山的说道。

“什么?”雷鬼和沧海岚闻言身子猛震。

这个消息还是来的太突然了。

他们两人一直都对陈扬感到头疼……

陈扬说出这个决定后,两人初听感到震惊,随后却觉如释重负。

这当真是最好不过了。

虽然心里一百万个愿意,雷鬼和沧海岚还是没有立即答应。雷鬼板起脸来,道:“这说的是什么话嘛?如今我们审判院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你是我们的大功臣。你现在就走了,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和海岚容不下你呢。不行不行!”

沧海岚也道:“就是就是,你放心的待在这里,我和院长连这点容人的雅量都没有吗?”

陈扬哈哈一笑,道:“院长,老师,你们不必挽留了,我去意已决啊!我把裁决所闹了个天翻地覆,又把裁决之城也给烧了。若我继续待在审判院,外人也会害怕。害怕我带领审判院走向一个称霸天下的方向,害怕我将战火引遍整个星域。我去了学院,大家就都可以放心了。”

“哎!”雷鬼叹气,道:“既然你这么执着,那我和海岚也只好尊重你的决定了。”

陈扬道:“总之,就算我去了学院。那以后老师也永远是我的老师,院长您也是我最尊重的人。有朝一日,审判院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义不容辞。另外,假若有一天,裁决所天尊问责,咱们也还须得守望相助啊!”

“那是一定!”雷鬼斩钉截铁的说道。

沧海岚也道:“守望相助,那是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