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是马上天子,也确实是个英明之主,不用人提醒他也知道马上得天下,不可马上治天下的道理。而治天下首要问题是在选吏,自从登基主政以后尤其注重吏治的问题,因为只有吏治清明了,天下的百姓才能能有好日子过。

李承乾清楚的记得,贞观四年北伐过后官员们包庇科场舞弊的士子,案结后在大朝会他这样说:朕终日孜孜,非但忧怜百姓,亦欲使卿等长守富贵。天非不高,地非不厚,朕常兢兢业业,以畏天地。卿等若能小心奉法,常如朕畏天地,非但百姓安宁,自身常得欢乐。古人云:“贤者多财损其志,愚者多财生其过。”,此言可为深诫。

若徇私贪浊,非止坏公法,损百姓,纵事未发闻,中心岂不常惧?恐惧既多,亦有因而致死。大丈夫岂得苟贪财物,以害及身命,使子孙每怀愧耻耶?卿等宜深思此言。”

除了告诫诸臣工秉公执法的意思外,李世民另一层的意思就是先小人后君子,咱先和你们打好招呼,别等到事发了再找朕说人情,省得给朕这个皇帝扣一顶不教而诛的帽子。

以年前发生在永昌的案子为例子,自上而下定了这么多官员死罪,又把本该流放、没官的妇孺一并斩杀,满朝文武竟然要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求情,就连一向以宽厚著称的房玄龄也没有多说一句话,由此可见,诸臣都对皇帝反腐的事是多么的讳莫如深。

这年刚过完,御史大夫-马周接到了一份小贪的检举信,里面涉及的官员是右卫将军陈万福,他在出城行猎,违法取驿家麸数石喂战马。马周不用想也知道这是陈万福平时嚣张跋扈得罪了人导致的,要不然也不会因为这几个钱弄到这来,这明显是小题大做嘛。

贞观朝斗米仅四钱,陈万福拿的这点东西在长安城换壶好酒都不够,偏偏又是赶上了这么档口,这不是想要他死吗?可按照朝廷的规矩,本章来了不能压着,又正值风头之盛,马周不得不把这三、两贯钱的事报到了紫宸殿。

马周来的时候很巧,正值皇帝父子正和房玄龄、魏征等几位重臣在看今年新铸的《贞观永宝》的铜钱样本。出人意料的是杀贪官正值行头的上的皇帝并没有让人去拿陈万福,反而勃然大怒的训斥了太子一顿。

只见他直接将本子摔了太子,大声呵斥道:“骄兵悍将,这都是你带出来的骄兵悍将,陈万福原本就是不知惜福的,现在跟着你在西南立下战功就更加目中无人了。今儿敢目无军纪抢占几斗麸子,那明儿是不是敢强皇宫了?你看看代国公,他带兵的时什么时候出现过兵将抢掠的事,你再看看你,带着的都是什么兵。”

看到皇帝这么生气,进来弹劾的马周和魏征等人都愣了起来,怎么地,这多大的事啊,为什么陛下发这么大的火呢。难道是陛下因为太子的军功太盛,生出了忌惮之心,所以想把当初魏征参魏王的故技重施,狠狠地打压太子一番?

殿内的大臣都是人精,他们都清楚皇权争斗的残酷性,皇帝能有此举也一定是听了朝中一些流言蜚语,哎,天家,这个种子一旦种下,那皇室之间又要掀起血雨腥风了,这下吴王和魏王该高兴了。

众臣中,马周是有苦说不出,他刚才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可没有利用这陈万福的事攻击东宫的想法啊。再说太子平日里待他不薄,这要是因为他让陛下起了废立之心,让大唐的社稷根基受到动摇,那他进可是万死难恕其罪啊!

清纯条纹睡衣少女粉嫩小嘴唯美写真图片

就在众人担心异常的时候,跪在龙案之侧的李承乾却没有功夫想那么多,因为他现在正忙着看皇帝的脚,这用脚写字招儿,您都能想出来,这也是够一说的了,搞了半天,李承乾就看懂四个字:息事,保人。

李承乾是俯身请罪的,之所以注意到皇帝的异常是因为皇帝强调二次他们是自己带的好兵,这不扯呢,他们就跟着咱打过一仗好不好,也不属于东宫六率,跟自己关系也就是平常的帅将从属,这么说有些偏颇了吧!

而且这也不是父皇的脾气啊,他昨儿不是还说对待贪官要除恶务尽吗?哦,明白了,要是因为这几斗麸子就杀了刚刚立下战功的武将,那可就伤了将士们的心了。

再说,陈万福原来是秦王府的校尉,是潜邸的出身的家臣,三位兄长都战死在虎牢关了,再杀了他,绝了陈家最后一颗苗,那不就伤了陛下爱兵如子的美名了。

想通了这一点后,李承乾干净利落的磕了三个头,然后恭声说:“诺,父皇责备的是,这都是儿臣御下不严之罪,儿臣愿意接受父皇的任何惩罚!”,得,让咱背黑锅就背吧,谁让咱是儿子呢!

还没等皇帝说话,二杆子魏征又站了出来,漫声漫语地说:“陛下,陈万福是江源道的将领没错,按照朝廷的规制,主帅只要在兵部的交割完兵符将印,那他和将领之间就没有统属关系,这事怎么怪太子呢!

再说李靖带兵就没出事了吗,从张宝相谎报军情到西征吐谷浑纵兵劫掠,他闲着了吗?还有在长安城中纵容家中子弟与民争利,要不是看在他于国有功,瑕不掩瑜的份上,老臣早就带头参他了。”

魏征的话句句有迹可查,直接就驳了皇帝刚才的话,他和萧瑀不同,既然出言那就得招招叨在要害上,让谁也挑不出理来,这也是他多年来在朝堂上的立身之本。

“玄成,朕这是在教训儿子,与统不统属的并没有什么关系,你不要意会错了。”,李世民把意会两个字咬的很重,而且神情极为严肃。

看到皇帝的表现后,房玄龄脑中灵光一现,随即站起来拱手言道:“老臣以为陛下的决断没有错,驿站也是朝廷的所设,算的上官家的衙门,那里面的东西自然也是朝廷的。

陈万福是江源道的将军,犯下如此触犯刑律的事,太子为大总管难辞其咎,老臣觉得应该由东宫照价赔偿,然后再把陈万福交给太子处理即可。”

“是啊,陛下,这都不是什么大事,咱们还是接着说新钱的事吧!”,回过神儿来的长孙无忌,惦着手中的制钱,笑眯眯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