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旭一觉醒来之后,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

起来后,赵旭洗漱了一番。然后,先是检查起“龙麟”腰带,他在卡扣里按装上了“霹雳珠”。

“霹雳珠”威力惊人,赵旭就用这东西,干掉过一个“地榜”高手。

越来越多的敌人浮出水面,赵旭急于恢复内力。可是“神榜”高手可遇而不可求,这真得愁坏了赵旭。

幸好,赵旭刚刚学会“裴旻剑法”和“狂云步法”,又有“龙麟”腰带傍身,就算对上“人榜”高手也有一定的胜算了。

目前,“武神榜”上,显示“人榜”高手,一共是63210人。

赵旭觉得自己对上“人榜”一万名以后的高手没问题,要是遇上前一万的人,还是很吃力。但不代表,他没有胜算。

以“龙麟”腰带的威力,连“地榜”高手都能杀死,更别说是“人榜”高手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赵旭不会使用“龙麟”腰带,这是他的护身符,保命的机会。

李晴晴推门走了进来,见赵旭已经醒了,正在摆弄着“龙麟”腰带。

“你醒了!”李晴晴对赵旭打着招呼说。

“嗯,醒了!”

赵旭安装好“霹雳珠”后,拍着龙麟腰带,信心十足地说:“放心吧,晴晴!我安上了霹雳珠。”

港风麻花辫美女头戴礼帽清冷眼神户外写真图片

这条“龙麟”腰带,是鲁大师特意为赵旭量身打造的,威力极强。

李晴晴对赵旭叮嘱说:“你还是从年爷爷要把长剑护身吧!这样会更大限度的发挥你裴旻剑法的威力。”

赵旭眼前一亮,说:“晴晴,你这个点子好!我现在就去问年爷爷要。”

赵旭匆匆来到了正厅,见陈小刀、农泉、马军等人都在。

“年爷爷,你有长剑吗?”

“长剑?有啊。不过,是老爷留下来的。”

赵旭本不想用父亲赵啸天的东西,可这一战非同小可,容不得半点的疏忽。

“那你把剑拿过来吧!我要用长剑傍身。”

“嗯!旭少爷你等会儿,我这就去拿。”年尧说完,急匆匆去了赵啸天原来居住的房间。

不到一支烟的时间,年尧就拿着一柄长剑走了回来。

赵旭见剑鞘,一侧写着“啸天”二字,另一侧写着“婉”字。没想到,父亲赵啸天会把他自己的名字,和母亲秦婉的名字,都刻在了剑鞘上面。

拔剑出鞘后,一蓬寒光闪现。这剑虽然不比鲁大师亲手打造的“十大名剑”,但绝对是把好剑。

陈小刀、农泉和残剑胡阿还有马家四兄弟,都知道赵旭新学会一种高超的剑法。这剑在赵旭的手中,简直如虎添翼。

陈小刀起身瞧了瞧赵旭手中的长剑,说:“少爷,这把剑可以啊!”

“嗯!”赵旭点了点头,对陈小刀问道:“小刀,你做好准备了吗?”

“没问题!”

赵旭见天色渐黑,夜幕已经悄悄降临。他对年尧说:“年爷爷,让厨房备好酒菜,我们这就去救七七,回来好好犒赏大家。”

“放心吧,少爷!你一定要注意安吧。”

赵旭点了点头,唤过冷傲,对他问道:“冷傲,都布置好了吗?”

“布置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赵旭留下马家四兄弟和残剑胡阿留守在“赵家”,另将“辽盟”的人,分了一半人手,隐匿在赵家的附近。举起手中的长剑,振臂高呼声说:“各位,我们出发!”。

“等下!”马文德出声唤住赵旭。

马文德朝赵旭走了过来,老泪纵横地说:“小旭,救七七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另外,千万不要让小军有失,我膝下就这么一个儿子了。”

“放心吧,马爷爷!我一定会将七七救回来。出发!”

在赵旭的带领下,众人鱼贯离开了“赵家”。大有雄纠纠、气昂昂,一副慷慨就义的豪举。

李妙妙看得一阵热血沸腾,犯花痴一样,盯着赵旭的背影怔怔出神,口中喃喃嘀咕着说:“姐夫,真得是太帅了!”

“妙妙,你嘀咕什么呢?”李晴晴听到妹妹李妙妙口中小声嘀咕着什么,好奇地问道。

“没……没什么。”李妙妙慌乱地解释说。“姐,我姐夫要是生在古代,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将军。”

“将军?”

“是啊!你看我姐夫多气派。”

“你别犯花痴了!”

李晴晴心乱如麻,特别担心赵旭的安危。

赵旭一行人乘车,赶赴到了一处叫做“苏台”的地方。

苏台在苏城的效区,最有名的就是“苏氏冷鲜货厂”。差不多,整个苏城的冷鲜链,都要从这里中转。

赵旭一边开车,一边对马军安慰着说:“马叔叔,你千万不要意气用事,要听从小刀的指挥,他是这方面的行家。”

马军“嗯!”了一声,说自己不会乱来的。

赵旭又对陈小刀叮嘱了一句,“小刀,记得遇到危险就放红色信号,要是将七七救出来,就放绿色信号。”

“知道了,少爷!”。

这种“信号弹”,是赵旭从省城鲁大师那里弄来得。这种东西,就好像是烟花似的。只不过,烟花需要用火点。而这个“信号弹”,一打开机关,就会自动弹出,释放出信号。

鲁大师那里有不少的好东西,赵旭从他那里买了两把高仿的“承影剑”和“鱼肠剑”,顺便捞了不少的好玩意儿。

这时,马军的电话晌了起来。

马军见是个陌生的电话,“嘘”了一声,接起了电话,打开了免提键。

“喂,你是哪位?”马军沉声问道。

“马军是吧?”对方晌起一个冷冷地声音。

“对,是我!”

“马家的戒子带来了吗?”

“带来了!但你们千万不要伤到我女儿。要是你们敢伤我女儿,我宁可把戒子毁了。”

“你放心,我们的目的是马家的戒子。只要你把戒子乖乖交出来,当然不会难为你女儿。”

“那就好!你们在哪儿?”马军向对方问道。

“你们来苏氏冷鲜货厂的37号仓库。记住,只许你自己来。”

“不行!我必需有人保护才行。否则,我宁可毁了戒子。”马军向对方要挟着说。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说:“那好吧!但只允许你带一个人来。”

“可以!”马军应道。

这是事先赵旭和马军议定好的计策,赵旭就知道对方会出鬼点子,会让马军一个人赴约。所以,让马军一口咬死,带个人进去。

到了“苏氏冷鲜货厂”后,赵旭带着冷傲等人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隐藏在周围。

赵旭没想到,双方见面的地点,约在了冷库里,信号弹在里面完派不上用场。便和陈小刀约定,时限为二十分钟。过了二十分钟的时限,不管结局如何,他都会带人冲进去。

高火、高水两兄弟,还有农泉和冷傲守在赵旭的身侧,冷傲对赵旭小声地说:“赵先生,我们的人都已经埋伏好了。”

“嗯!计算好时间,如果到时间,小刀还没有出来,我们就冲进去。”

“好!”冷傲警惕地向周围望着。

农泉一副磨拳擦掌兴奋的样子,如果不是赵旭让他隐忍,早就按捺不住了。

马军带着陈小刀进了“苏氏冷鲜货厂”的37号仓库后,两人刚一进去,身体就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

陈小刀还好些,他毕竟是习武之人,冬练三九、夏练三付,身体耐寒性极强。但马军就不行了,他只是个商会,会些普通的拳脚。这冷库的温度至少有近零下十几度,他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西服,冻得身体直打哆嗦。

远远望去,只见冷库里面有四五个人正在坐着。

七七一见到父亲马军,急声咚喊道:“爸爸!救我……”

马军见女儿并没有被绑住,只是被其中一人擒住,这才放心下来。不过,这冷库里温度这么低。他一个成年男子都受不了,更别说是一个孩子了。

让陈小刀意外的是,陆小川居然也在其中。

看到陆小川,陈小刀心中暗道:“不妙!”,一个陆小川就和他势钧力敌,再加上其它人,真是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