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雪凝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她却知道要抓住机会,清除高永达的死忠。

“胡东辉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在公司干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按照公司的规定必须开除。

从今天开始,他再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更不是保安队长。”

“等一下。”

高永达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得力手下,就这样被清除出去,立即站出来说道:“王总,事情还没有搞清楚,就这样开除一个员工是不是太草率了。”

叶不凡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高总,刚刚说我的时候好像不是这个态度,不是喊着要严惩的吗?”

“那不一样。”

到了这个时候,高永达再顾不得脸面,直接说道,“刚到公司我不了解,但胡东辉是公司的老员工。

我非常清楚他的人品,是优秀青年骨干,是优秀员工,绝对不可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王雪凝冷声说道:“高总,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吧,事情就在这摆着,他明明已经干出来了,怎么还说不可能?

如果觉得这还不够充分,那咱们可以调取走廊的监控。”

“监控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高永达说道,“胡东辉是保安队长,不是脑残。

宅女在家打游戏

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在公司里面非礼女员工,这跟找死有什么区别?就算他再怎么色急,也不可能干出这种没脑子的事情来。”

说到这里,他抬手指向胡东辉,“大家可以看一下,胡队长现在身泛红,一个大男人的皮肤透着红色,这说明什么?说明他被人算计下药了。

正因为被人陷害,所以才会迷失本性,做出这种事情,我觉得这件事情有必要调查清楚,还胡队长一个清白,也要给那些阴险小人一个教训。”

到现在高永达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按照他的猜测,胡东辉这个样子一定是叶不凡做的手脚。

毕竟对方的医术高的吓人,搞出这些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听他一说,旁边的人也都觉得有些道理,纷纷点头,特别是那些死忠们,立即跳出来表示支持。

高永达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看向王雪凝和叶不凡,“王总,公司安这块刚好我分管,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高总,这说的就不对了,现在这件事已经涉及违法犯罪,已经不在公司的管辖范畴,我们打电话报警就交给专业人士去处理吧。”

叶不凡说着将手机拿在手里,“现在事实已经在这摆着,胡东辉确实丧心病狂的做出了这种事。

现在可能有两种,一种是他自己干出来的,另外一种是受人陷害。

如果有人陷害胡东辉,肯定也是咱们公司的人,或许屁股还没擦干净。

我们现在就报警,警察来了一查便知,看看胡东辉是不是喝了某些人的水,或者在其他方面被人陷害。”

说到这里他一扭头:“王总,您是公司的当家人,来决定要不要打电话报警。”

王雪凝自然不会有任何客气:“当然要报警,这件事事关公司的声誉,必须要查清楚。”

“那好,我现在就打电话。”

叶不凡说着在电话上按下110三个键。

“等一下,叶助理,先不要打电话。”

邵康年跳出来,一把拉住了叶不凡的手臂。

刚刚那番话已经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如果报警的话,他那个茶杯里面还有残留药液,一化验便知道问题出在他身上。

等有了证据,这种事情他无论如何都解释不清,到时候被赶出公司的不是胡东辉,而是他自己。

关键时刻他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立即跳出来制止打电话报警。

“邵主管,有什么不同意见吗?”

叶不凡戏谑的看着绍康年。

“王总,高总,叶助理,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必要再查,我能证明就是胡东辉自己做的,不可能是有人陷害。”

邵康年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都是吃了一惊,所有人都知道胡东辉是他的表弟,两个人平日里好的不得了。

怎么今天胡东辉刚出事,他这个当表哥的便站出来落井下石了。

高永达颇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立即意识到了什么,马上闭口不言。

邵康年和胡东辉虽然都是他的手下,但两个人的地位不同,在必须二选一的时候,他自然要选择前者。

王雪凝微微一愣,随后问道:“邵主管,怎么证明?”

“呃……是这样的……”

赵康年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事到如今只能把脏水泼在胡东辉的身上。

“前几天我就看到他经常浏览不良网站,还买了一些乱码七糟的东西,我劝了几次都不听。

从他现在这个状态来看,一定是吃了从网上买来的药品,所以才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这种人破坏了我们公司的声誉,伤害了员工的感情,所以必须开除。”

他这话说完场哗然,大家倒不是对内容有所质疑,只是觉得不应该从邵康年的嘴里说出来。

叶不凡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请王总做决定吧。”

王雪凝没有任何迟疑:“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我代表公司作出正式决定,将胡东辉开除,从今以后他不再是我们海天药业的职工。”

“太好了,这种人就不应该留在公司……”

“这家伙这些为非作歹,我听说在外面还骗了很多女大学生,早就应该开除了……”

“王总太英明了,这种害群之马就该赶出去……”

在场的人议论纷纷,除了高永达的那些人之外都表示赞同。

“王总,我觉得应该开除的不止是胡东辉一个人,还有叶不凡。”

眼见着这个手下保不住,高永达马上改变了策略,将目标放在叶不凡身上。

众人都是一阵诧异,不知道他这是要做什么。

王雪凝冷冷的看着他说道:“胡东辉开除是应该的,可要开除叶助理,总要有个理由吧?”

“理由很简单,胡东辉的做法虽然可恨,但也不至于被打成这个样子。”

高永达指向猪头一样的胡东辉,“随便出手,蓄意伤人,已经构成了违法,一旦被警方追究责任,到时候也会影响我们公司的声誉。

这么一个有暴力倾向的员工,绝对不适合留在我们海天药业,必须开除。”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叶不凡的身上,很多人甚至对这个新来的年轻人都不熟悉。

这时董丽娜站了出来:“高部长,刚刚叶助理是为了救我才动手的,这是见义勇为。”

高永达一本正经的说道:“救人和打人完就是不同的两件事,不能打着见义勇为的旗号就为所欲为。

他完可以将胡东辉制服,没必要将人打成这个样子。”